青岩与鹤

大概是一个有理想的好人

这个假期我几乎深陷泥潭。可能与清醒的夜晚有关。
昨天我仰躺着流泪。妈妈握着我的手。

眼泪和她的话一起流进耳朵里。

她说。
一句特别没用的话。

却像在久旱土壤泼的水,狠狠地渗进去了。

评论
热度(1)
©青岩与鹤
Powered by LOFTER